时空

大家好这里时空!
主APH米英,励志成为产糖专业户x
文笔超级差,还请各路英雄豪杰多多指教☆
学业问题长弧中,不定时诈尸更新√

【讨论】来扒一扒扑克大陆各国的趣事吧(非论坛部分)


天还没亮的时候亚瑟就醒了。

他将手探向床头的怀表,借助数字上的荧光看清了上面的时间,痛苦地揉了揉脑袋。拜某人所赐,亚瑟久违的失眠了,他不得不在当晚睡前借助了点酒精,好让自己入睡。可即便如此,他也只睡了三个小时左右,大脑因极度缺乏睡眠而产生阵阵钝痛。他躺在床上辗转许久,依然毫无睡意,无奈之下只得穿衣服起床。此时大多数船员还沉浸在睡梦之中,悬挂在墙壁上的灯散发着暖橙色的光晕,走廊里静悄悄的,甚至能轻易捕捉到如安眠曲般轻柔的海浪声。

亚瑟放轻脚步,悄无声息地走过船员们的房间,径直去了夹板。门一开,凉意未退的海风便迫不及待地扑了他满怀,船队停靠的海岛在黑暗中沉睡,空气隐隐散发着植物特有的清香。这些几乎一瞬间将亚瑟脑中的浑沌驱散,他微微磕上双眼,任由海风肆意拂起半长的金发,直到东边渐渐泛起鱼肚白,才回到船舱内。他算了算时间,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开始准备早餐了。想到这,脚下步伐一滞,转身向厨房的方向移动,他打算去那拿点吃的,然后直接去自己的房间,一边吃一边继续处理前一天没有完成的工作。

只是,当他打开厨房的门,他不仅看见了今天负责全船伙食的三位船员万分为难的表情,还看见了一个最不该出现在这的人。

“嗨亚瑟,早上好!”

那人对周围的气氛浑然不觉,持着厨具的手挥了挥,乐呵呵地向亚瑟道早安。而亚瑟的反应截然相反,昨天隔着一艘船见到阿尔弗雷德时能够保持冷静,都已经是张筋弩脉,更何况现在对方就离自己几步之遥。他仿佛一只领地被入侵的狮王,几乎失控地瞪向那三位船员:“他为什么在这?!”

“哇哦!”阿尔弗雷德发出一声轻呼,显然是被对方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,他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,尽可能地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任何恶意,“嘿亚瑟,冷静……”

他抬起头,撞上了对方的视线,记忆中永远澄澈温和地注视着他的绿眸,此刻对他却是充满了戒备。阿尔弗雷德不由得苦笑,他知道亚瑟对他的抵触,只是没有料到亚瑟的抵触会强烈到如此地步。他在内心懊恼着,责怪自己太冲动,他慢慢上前几步,向亚瑟解释到:“请别责怪他们,是我硬要闯进来的。”

不大的厨房陷入一阵寂静,亚瑟咬了咬舌尖,强迫自己重新冷静下来,他的视线略过一旁的阿尔弗雷德,直接停顿在他的三个船员身上:“我的早餐不必准备了,好好招待尊贵的黑桃King陛下,用完早餐就请他尽快离开。”

语毕,亚瑟转身快速离去。

自始至终,那三位船员大气也不敢出,他们从未见过最敬爱的先生如此情绪失控的模样。他们在亚瑟还是黑桃King的时候,都曾是他影子部队的一员,他们与另外九十七名战士全部直属于亚瑟,只听从亚瑟一人调遣。亚瑟平日待他们极好,与他们对话总是平心静气的,与敌人交战暂时失利,他也没有流露过恼怒或慌乱的神色。即便是五年前,他们在临时驻地焦急地等待了三天,最终等到Edward带回来的他也是如此,除了脸色有些差,和往日并无区别。亚瑟开始带着他们在海上闯荡,他们也看着亚瑟,从一开始拒绝知晓任何与黑桃国有关的情报,到后来波澜不惊地听船员们汇报黑桃国的消息,甚至最近,因为楚楚欲动的战争而时不时表现出来的担心。

他们大多都觉得,亚瑟已经走出背叛的阴影了,那三个船员也是,直到今天,看见亚瑟失控的情绪,他们才意识到,他没有走出来。

那另一个当事人呢?

他们意识到,自己似乎从未思考过,想必其他人也是如此。

此时,阿尔弗雷德早就追着亚瑟出去了,只留三人在原地,拦也不是,不拦也不是。他们回忆起之前的情形,凌晨四点,他们到厨房准备早餐的时候,阿尔弗雷德已经在了,他们又惊又气,他们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到这来的,也不知道对方来这的目的,想到就是这家伙背叛了亚瑟,当即就把刀拔了出来,与此同时准备按下警报。谁知对方连忙把食指竖在唇前,轻声说道:“嘘……这个点亚瑟应该还在睡吧?别把他吵醒了,我只是想给他做早饭。”

当他唤出亚瑟名字的时候,那双蓝色眼眸流露的是无法隐藏的温柔,以及很多很多情绪,杂糅在一起。

“不用管。”

沉稳的男声拉回了三人的思绪,三人望向门口,对方虽然衣装整洁,但那头干净利落的短发还有些乱,显然是被先前的动静吸引至此。

“真不用管吗Edward?先生他……”

其中一名船员还是有些担心,被唤作Edward的男人揉了揉眉心,长长叹出一口气:“这是他们自己之间的事,让他们自己解决吧……”

阿尔弗雷德第一天就吃了闭门羹,亚瑟整整一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不见任何人。然而,原本以为阿尔弗雷德会就此罢手的亚瑟,第二天一大早又在自己船上看见了对方。

而且一连几天都是如此。

有时他会无视各种阻拦,进入亚瑟的办公室,在亚瑟戒备的眼神下自觉与他保持一定距离,然后陪他坐上一整天;有时他会满船乱窜,跟逛自家后院似的;有时又会四处找人东拉西扯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闯入办公室所需的时间越来越短,而亚瑟也明显感觉到,船员们对阿尔弗雷德的阻拦越来越敷衍。甚至某一天,亚瑟听到他的船员主动与阿尔弗雷德搭话:

“您打算在这呆到什么时候?”

“等到亚瑟什么时候愿意听我说话吧。”

“噢,那你可加油吧!”

“谢谢!我会的。”

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亚瑟的心头,压得他喘不过气,压得他只想逃离这里。他连外套也没拿,也没有告知任何人,匆忙下船,跑向海岛的深处。

阿尔弗雷德还在与那名船员搭话,亚瑟只身进入海岛的身影正好落入他的视线。他止住了话头,向先前搭话的船员道声“失陪”,随后不等对方回答便匆匆下船,追着亚瑟的方向去了。

亚瑟跑了很久,直到他认为自己离岸边足够远,才慢下步伐。亚瑟漫无目的地四处溜达,海岛是三年前亚瑟无意间发现的,虽然是座鲜有人迹的荒岛,但此处脚下的路面却意外的平坦,他无需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脚下。岛上长满了茂密的植物,最矮的都已经没过亚瑟的腰部,宽大的叶片重叠交错,将这片陆地隐藏在阴影之下,偶尔穿过间隙的阳光在地上透出点点斑驳,却无法将更多的温度传递进来。亚瑟慢慢调整着的气息,好让自己完全融入这片树林。四周寂静得很,任何风吹草动在这寂静中都被放大数倍。

包括身后越来越大的脚步声。

亚瑟认命的叹了口气,毫无征兆地转过身,直直地对上阿尔弗雷德的视线。对方倒是没有料到亚瑟会这么直接迎上他,一路上想好的话语一时间忘了个干干净净。无奈之下,他只得尴尬地冲亚瑟笑笑,蹦出一句:“好巧啊亚瑟,你也在这散步吗?”

说完阿尔弗雷德就想扇自己一巴掌,这哪门子开场白啊?

“你想干什么?”亚瑟略过了阿尔弗雷德尴尬的开场,绿色的双眸牢牢定在对方脸上,冷声到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又是这个眼神。

冷漠、疏离,充满戒备,还有隐隐的悲伤。

阿尔弗雷德内心泛起苦涩,他动了动嘴唇,无力到:“别这样看着我啊亚瑟……我只是想带你回去……回……我们的家……”

“哼……”听到某个词汇的亚瑟发出一声无比嘲讽的冷哼,“家?您可别说笑了。”

阿尔弗雷德沉默地打量着五年未见的人。其实亚瑟的样子并没有多大变化,他的头发长长了些,松松散散地绑在脑后,额前的碎发被偶尔拂过的风吹开,露出标志性的粗眉。由于长时间的海上生活,他的皮肤不如从前那般白皙,却比从前看上去健康不少。可他的身周环绕着一层冰冷气质,仿佛在警告周围人不要靠近他,他的眼睛好似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,阿尔弗雷德无法再从那双眼睛中读取到他的真实想法。

有那么一瞬间,阿尔弗雷德动摇了,他觉得自己不能将亚瑟带回去。

见他久久不语,亚瑟也不再与阿尔弗雷德对话,他向前迈步,准备顺着来时的方向回去。与阿尔弗雷德擦肩而过的一瞬间,对方忽然伸手拉住了他,并轻轻一带。亚瑟没有料到他这一举动,被拉得向后倒去,阿尔弗雷德的双臂顺势环过亚瑟的腰,从背后拥他入怀,又将他的双手牢牢扣在腰间,杜绝了这双手揍他的条件。亚瑟剧烈地挣扎起来,阿尔弗雷德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瞬间紧绷起来的肌肉。

“你干什么?!放开我!”

“不要。”

说着,阿尔弗雷德将对方抱得更紧了,亚瑟的剧烈挣扎在他的怪力面前显得微乎其微。阿尔弗雷德低下头,下巴抵着亚瑟的左肩,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颊,在他的耳边低语。

“亚瑟,我好想你。”

“亚瑟,我没有背叛你。”

“亚瑟,他们用你的命和黑桃国的未来要挟我,我别无选择。”

阿尔弗雷德说的很慢,一字一句咬字清晰,从那些贵族找上他开始,把这几年来发生的所有亚瑟不曾知晓、不曾参与的事,一件一件详细地叙述给他听。

亚瑟在阿尔弗雷德怀中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,最后完全平静下来,安安静静地听着。他觉得现在自己的内心十分复杂,这么多年了,他始终无法介怀,他一直视阿尔弗雷德为背叛者,认为他忘恩负义,并将所有愤恨、悲伤,以及那荒谬的爱意揉成一团,深埋心底,然后带上漠然的面具。

可现在一切都被推翻了,亚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亚瑟一直沉默着,阿尔弗雷德有些慌了,他以为亚瑟不相信他说的,他松开紧抱亚瑟的双臂,火急燎燎地掰住对方的双肩让他面对自己,放出一大段连炮珠似的话。

“亚瑟!我说的都是真的!向黑桃大钟保证!”

“那些坏家伙已经被我收拾掉了!所以跟我回去好不好?”

“真的!就算他们再回来我也能保护你!HERO现在可不是光杆司令!”

“亚瑟,我爱你。”

亚瑟被最后一句突如其来的告白弄得大为窘迫,被真相颠覆的无措感瞬间消失,他抬手拍开阿尔弗雷德放在肩上的手臂,脑袋不自然地别了过去。

“少自以为是了,谁要你保护?”他做出一副不屑的模样,意图掩盖自己的窘迫,然后又小声地嘀咕一句,“告白也是……太随意了……”

后面那句亚瑟说的很轻,不过还是被面前的人捕捉到了,他的眼睛瞬间亮了,仿佛有无数星辰在其中闪烁。

“亚瑟,你相信了吗?”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“那就是害羞了。”

“没有!”

“哈哈哈哈亚瑟你怎么还是这么别扭啊!”

“闭嘴!”

TBC

评论(15)

热度(101)